返回金玫玫視頻  卻聽太元教祖陰陽怪氣道首頁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說到這里,玉獨秀看著那明圡:“這先天神水四海龍族自己用都不夠,你認為以四海龍君的精明。會讓我將先天神水帶出來嗎?”。

太易教祖看著那能量風暴之中的陣圖,面露糾結之色,但隨即攥緊了龜殼,沖天而起,顧不得那輪回陣圖。

就在此時,卻見一中年將領猛地站起身,跪倒在地,對著主將恭敬一禮:“主將容稟,末將有話要說”。

“砰”。

“你這老東西倒是好運道,居然轉世歸來了,看來當年的教訓,你還是沒有受夠啊”玉獨秀嘴角翹起,眼中帶著冷笑,手中的斧頭劃過虛空。

“閑話休說,且來做過一場再說”玉獨秀這一次出手的不再是三寶如意,而是自己的左手。

太易教祖話語落下,眾位教祖并沒有著急出手,而是看向了眾位莽荒妖神與四海龍君,卻聽太元教祖陰陽怪氣道:“怎么樣,現在可以出手了嗎”。

看著那魚簍中的兩條泥鰍,漁翁輕笑,不知道在哪里拿來了無數魚餌,緩緩的掛在魚鉤上:“兩位居然是傳說中的修士,不知道度過此劫之后,日后二位如何報答于我?”。

此時玉獨秀忽然間變了想法,或許有的人不理解玉獨秀這種惹禍上身的行為,但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逢佳節倍思親的這種感覺真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,更何況這“熟悉”的故人與他關系還不一般,在這異界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,明明知道不是那個熟悉的人,但玉獨秀依舊無法放下,說他傻,說他癡也罷,但玉獨秀就是這樣選擇的。

“起來吧,不用行禮,我不是你師尊,但你師尊是我”阿彌陀手掌一動,孔宣瞬間站起身。

“以前從未聽聞太平道有這等杰出的弟子,莫非這是太平道那個老怪私下里雪藏的弟子?,不過這般看來,此次的目標定然就在這馬車中,不然太平道也不會這般重視,派出了如此厲害的弟子”黑衣男子一邊說著,一邊停下短笛,對方既然已經再次破壞了自己的進攻計劃,只能暫緩,驅動妖獸不是那么簡單的,與驅動普通野獸相比,消耗法力也是成倍增加。

玉獨秀元神中無數禁制符文流轉,不斷組合分解,在組合,再分解,卻是組合分解流轉不休。

“閑話休說,既然朝天扶搖動手,本座自然不能閑著”太素教祖搖搖頭。

玉獨秀一襲黑衣,站在虛空中,一雙眼睛平靜的迎著諸天萬界眾位大能的目光,嘴角帶著冷笑:“三十年內,蘇州城不許有大能進入,違者定誅不饒”。

若是真的給白骨道人準備時間,怕是這十幾位準仙還真的未必能奈何得了這家伙,白骨道人的神通甚是詭異,不斷召喚奇異、強悍的骷髏為自己助力,若不想這么個法子,玉獨秀還真的未必能將白骨道人收入掌中乾坤之內。

東海龍君手中神光閃爍,欲要重組真身,卻見玉獨秀冷冷一笑:“癡心妄想,真身豈是你想要重組就重組的”。

“咚”。

看著鬼剎,眾位圣人俱都是一愣,太斗教祖道:“你這廝什么意思?”

“還請上仙言明”碧波龍王不過是造化境界修士,面對著準無上境界的李長庚,自然是不敢冒犯。

那乾天領著玉石老祖,一路來到了那凌霄寶殿,凌霄寶殿富麗堂皇,卻是眾位教祖直接在三十三重天上搬下來的,玉石老祖打量著空蕩蕩的凌霄寶殿,口中嘖嘖有聲:“聚將吧!”。

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流傳出來一條恐怖‘黑手’鴻鈞的信息,傳說中鴻鈞此人操控混沌大道,視眾生、魔神為螻蟻,隨意舞弄把玩,在醞釀著驚天動地的陰謀,欲要滅盡魔神。

正說著,卻見不多時鄂神也登臨玉京山,這一幕叫眾位妖神更是寢食難安,坐臥難立。

“不需要靈氣,如何修煉?”

酒菜一一上齊,玉獨秀與朝天聊著瑣事,一邊推杯換盞。

“我真是腦袋被驢踢了才會教你們麻將”玉獨秀差點抽自己一個嘴巴。

“砰”。

玉獨秀元神在瘋狂轉動,不知道過了多久,忽然間天地間星空一陣黯淡,隨即大放神光,然后再次回復了沉寂。

外界

“哼,你說你,孔宣師兄已經長生大道在望,而你呢?你現在才不過是勉強進入造化境界,你要是再不努力,早晚有朝一日會墮入輪回,永世不得超生”陳靜怒其不爭道。

玉獨秀道:“我與靈玉相識在前,陳勝為大弟子,孔宣為二弟子,靈玉為三弟子,王道靈為四弟子,那依彤為五弟子吧。”

看著眼前的寒縭與玉石老祖,玉獨秀摸了摸下巴:“收取天下異寶,聚之于紫霄宮中。”

玉獨秀背負一只手掌,右手輕輕的摸了摸眉毛:“怪哉,怪哉,這教祖的境界真是奇怪,可惜我不是教祖,不曉得教祖境界的隱秘,不然那未必不能對教祖的戰力做一個實際的預測”。

“哦?洞主居然將這異術看得這般高,不將本座看在眼中,難道本座還破不開區區一個異術?”翰云略帶譏諷道。

“眾位都起來吧,且去渾天妖王哪里報備名號,日后聽候本座差遣,那好處自然是少不得各位的”玉獨秀說著看了渾天妖王一眼:“日后渾天妖王就是本座身邊的護法,本座不出關,就由渾天妖王為本座管理碧游洞天”。

“算算時間也不早了,你趕緊下山吧”玉獨秀道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熱門小說推薦:雛兒的誘惑〕〔南陽兩霸現身〕〔樂羊的忠心〕〔罔仙山脈〕〔荒山鏖戰〕〔大明決〕〔你是外星人嗎〕〔每天最少五次〕〔快點吧快點吧〕〔萬妖鬼雷長生光〕〔江陵安夜〕〔心中焦急無比〕〔人前做戲〕〔年會風波二〕〔忽然出現的修仙者〕〔巧妙制敵〕〔又遇搗亂的〕〔善后離開〕〔與美國道飆車〕〔陳醫生的故事上〕〔找了間宅子〕〔星羅天城〕〔對面墩古墓〕〔重返丐幫〕〔離開只因不愛〕〔羅門來使〕〔你怎么就不去死吶〕〔討一個說法〕〔朱銓的正方辯詞〕〔又是雕像

日日精品视频在观线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