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非洲人種  某個角落里兩個少年正在談論這自己首頁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“我什么意思?我的意思就是想讓你服。”

西門文宇雙手抱在前胸說道。

純凈無暇的白。

“哈哈!”

孫長老開口道。

老僧的身體猛然抽搐起來,痛苦地捂著胸口,卻沒有馬上死去。

氣氛異常的教舍之中,老教習已經下了逐客令,許塵本打算離開了,可是那個女子的聲音卻是讓他一愣。

許塵越來越驚,幾乎連呼吸都要屏住了,但深心處卻有著一個聲音,仿佛在冷冷笑道:“你早知道了,你本就知道的。”

圣湖底,無數棱角分明的石塊攔住了去路,她低身擦掉一塊石頭上的青痕,看到了兌山宗軻先生留下的兩道劍痕。

此時的張清廉可是完全沒有注意到,就在一樓的某個角落里兩個少年正在談論這自己,雖然兩個人對他的態度有所不同,但是卻都沒什么好意。

便在這時,小院外傳來腳步聲,然后是急促的叩門聲和催促聲。

一個孩童的聲音響起,陸隱立刻就聽出是他隨行的小道童,“師傅,剛剛大內侍衛來到這里,說皇上找您進宮,有大事商議,而且,讓您馬上過去呢!”

所有人都明白,此時寧寧寧之所以要一上來就展示自己最強的修為,那是想讓對方不戰就暗自屈服,這樣可以省去糾纏所消耗的體力和修為。

老頭把三人領到這個中年人面前,之后一句話沒說就轉身離開。

許塵大吃一驚,正欲沖過去幫忙,但只聽魯石大吼聲中,那洞穴里“砰砰”作響,末幾,金光一閃即收,一個巨大身軀被擲了出來,卻是另一只模樣希奇古怪的怪獸,看那樣子,便是有氣也不多了。

教舍內無人回答。

要絕對的殺死,不能留下絲毫隱患和可能,所以這一次他沒有用自己的目光淡然隨意瞥之,而是神情凝重專注認真的遙遙隔空刺了一指。

正在這時,一個腰間挎刀的漢人軍士走了進來,臉上盡是審視的神情。

然而,就在此時,他手臂上的傷口處,一陣刺骨的疼痛襲來,比剛剛餓狼撕咬的時候疼上百倍、千倍。

說著,黃長老寥寥草草的抄了一遍書名,將《裂虛劍決》還給了許塵,但是他遞出書的同時,還不忘絮叨一句,“大少爺!您應該知道,您現在的修為原本就……怎么說呢?唉您懂的。如果您現在還看這些無用的東西,恐怕您真的會耽誤了修行呀!”

許塵默然不語。

“師兄明見!”

然而看似無窮無盡,終究不是真的無窮無盡。

雖然面容僵硬,雖然是一副不停掙扎的表情,但是,陸隱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,或者說是,這個孩子。

她竟然在哭。

此時,尼塞的右手下意識的收進了袖口之中,眼神迷離,“那,如果我就想點她呢!”

公主不知道許塵寫這封信的用心,卻隱約明白國師把這封信轉給自己看的意思,她微微蹙眉,說道:“那些老人們的行事,我有時候也不是很明白,我只能說這些事情和我沒有關系。”

萬虛看著廣場上的變化,蹙了蹙眉頭問道。

站在無仙鎮僻巷中,沉默想著已經死去很久的朋友,剛剛離世的師傅,許塵覺得自己的胸腹間涌出無盡悲傷,然后那些悲傷燃燒成滾燙的灰。

更何況,對于有些人,許塵是救命恩人,那種感覺更不用提了。

這時,他突然頓了頓,臉上滿是愁苦,“可是,可是我現在已經沒有落腳的地方,想來想去,唯一能夠信得過的人就是你,所以……”

許塵看著他忽然笑了起來,說道:“二師兄你也錯了。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熱門小說推薦:雷神之審判〕〔古怪的一課〕〔怒無痕戰鬼捕〕〔裝備全靠買〕〔披的馬甲掉了〕〔返回聚集地〕〔受傷而逃〕〔連個車都沒有〕〔果真不是人〕〔楚吳復位三〕〔開圖四重〕〔石硯島三更〕〔匯聚魔力〕〔艱難對峙〕〔落塵庵咬她耳朵藥姑〕〔梨花谷的秘密上〕〔暗夜旋風〕〔黑甲統領〕〔舍得三十三〕〔壇城激斗〕〔我們約會吧〕〔她是蘇葉如〕〔圣域家族戰〕〔許家的反擊〕〔易容丹〕〔無法評說〕〔永生序章〕〔收服神農尺〕〔來啊對線啊〕〔馬匪覆滅

日日精品视频在观线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