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莓直播你懂的  不過田興源敢這么說首頁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“呼隆~”

“幾個月時間江守就掌握大師級刀決,這種悟性還真是冠絕整個大元宗了,這種悟性,他就是想把某種武技參悟到宗師級也不是不可能啊,杜師弟,恭喜了!”

“江守,還真的是你?!”

“笑話,若咱們這么多強者集結在一起只為對付江守,你趕到這個王城他直接逃竄。逃不掉被殺也無所謂,反正只是一個分身,而他其他分身也可以繼續在其他王城屠殺我族。一個接一個去阻止那種效率太慢了!”

“好運什么?咱們明明進來探索不算久,法則本源數量卻在飛快減少,現在各寶地想搜尋收獲都難得驚人,效率暴跌,那你即便能在這里呆很久,找不到本源有屁用?該死,難道是有哪些家伙在瘋狂繳獲,讓整體數量都飛變少?”

二品宗門高高在上,和一品宗門根本不是一個世界,加上他們本就是二品宗門里的天才,哪里會關注在意一品宗門間有什么?

……

這是那個武圣臨死前留下的傳音?這位還真是夠讓人無語的。

江守這才運轉轉逆決就開始煉化,等熟悉的痛苦感涌現,那些息土也直接被轉逆決消融,幾十個呼吸,息土沒有再回到大地,而是被他練入了肉身!

“怎么會?”白并時頓時一驚,江守卻一揮血鱗槍,破月擊一穿而下,穿刺過程中他的氣機也已經從三重宵提升到了五重宵。

看臺擂臺一道道身影激動不已的驚呼,站在郭名傳身側的杜芳菲幾人也錯愕不已的看向郭名傳。尤其是杜芳菲,她一時間都無法想象郭名傳會下這么大血本,神通啊,就是他們這些三品宗門里的超級天才,一門完整神通的價值也是足以讓他們心疼不已的。

認真思索之后江守還是又拿出八方風雨的神級魂刻,認真觀摩起來。

蘇雅和南禾等人也關注的望來,眼中全是緊張和關切。

狼神變一出,庫里耶扎兩米多高人立而起的形態直化為一匹四爪落地,通體雪白的昂藏雪狼,不過這雪狼體型卻是四米多長,近兩米高。

當江守大略記下參賽者情況時。他身側不遠處的步纖影也再次嬌笑著傳音。

萬界之門都可以穿梭兩界?真正的靈界神界壁壘也能穿透?這……他豈不是即便去了神界也能隨時想回就回到靈界,來去自如?

恍然后江守不再分心,只是運轉身法一路飛逝,這一個螺旋門戶他都足足用了一炷香時間才抵達最中心,原本最中央位置仿若一顆拳頭大的繁星,此刻在江守面前卻變成了一個直入云霄的龐大光門。

不過田興源敢這么說,事情應該就有不少把握吧。

不管這決賽會怎么發展,他只要實力提升上去就足夠安身,之前兩個月他就開始參悟殺戮大道了,想盡快把殺戮大道提升至圓滿,還有兩個月時間,那就絕對能走到那一步了。(未完待續。。)

奔波近萬里,從望山郡一路抵達定海郡,可不就是為了尋找這種生死搏殺中的磨礪么?rs

就算那傀儡掌握的秘武不是恒極刀、九玄身之類存在,但能讓艾溫雅、霸始易等全部失敗的,也絕對不簡單。恐怕也不會弱于這些極品秘武。

“白師弟出售界河,公平買賣,老夫本不該插嘴打斷,但老夫也有一句話想說,給我三年時間,我愿意用四千顆魔晶購買此寶,白師弟身為回光族,真神境就有三萬載壽元,區區三年想來也等得起,如何?”

這些最有地位的青壯也都當場紅了眼,現場收的已經不少,足以是他們一兩年狩獵收入,若是江守離開后他們給予照顧,還有好幾倍的酬勞?若是有麻煩幫忙,又是十多倍財物,一個青壯幾十年狩獵的收獲?

界碑上寫明了這里才是這洞府原主人最珍貴的傳承所在,這里和外面的主府子府是完全不相干的地帶,這是一座府中府。

“難,很難!那小子表現這么妖孽,讓那么多天才都受了諾大刺激,而即便他先走出一陣子,從這一刻起,若厲兀云平心靜氣沖擊最后幾個傀儡,也最多遲他幾個時辰走出,幾個時辰,那小子真正戰力應該不及八轉,速度恐怕也有限,萬一被厲兀云追上,嘖嘖……”

沉默了許久許久,景氏內景世武才突然對這左右彎腰行了一禮,“器靈前輩,如此兇險的考驗,能不能讓我問詢下在場眾位天才自己的意思?”

“好,我賭他死在里面!”藍袍青年馬上答應了。

蘇雅嘗試過讓小陣妖吞食一個一品陣法,只是吞食一品陣法它就昏睡了兩個月。

哪怕誰都明白真想干掉江守,對方的反撲也必然很殘酷,指不定得拉多少陪葬的,可在場的只要自己還沒到死那一刻,就總都有希望。(未完待續……)

又是一息,界河之力再次被調動,一次抖顫海量星空偉力提聚凝結,啪的一聲脆響,4o多主神又全部被秒殺。

…………

這情況讓無數興致勃勃前來觀戰的武者都大為抑郁,如此一戰他們早就期待著,結果真的開始了什么都看不到,看不清?瞪眼瞎?

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。)

一件一件的事情疊加起來,江守都估計還要磨練好幾個月才能把想做的事做好,但就算不急著回去,也不能傻呆呆就呆在這荒島上吧?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熱門小說推薦:基情無限上〕〔陣開鐘鳴〕〔拿下復賽修煉戰意〕〔柳文婷二〕〔鳳小雨輸了〕〔會讓人笑掉大牙的〕〔疑云重重的賞月會〕〔你是哪個真〕〔完美通過考驗〕〔真割草無雙〕〔偶遇天道〕〔妹子你是〕〔貪吃的琥珀〕〔突破再次突破〕〔夜遇陽小花〕〔硬仗免不了〕〔陳翔與的對決〕〔一切就緒只差東風〕〔天若滄海〕〔不可以摸么〕〔引魂回夢咒〕〔選舉結果〕〔斬項莊〕〔大虎死〕〔獨戰雄〕〔特務女神〕〔花無缺〕〔含情兩相向〕〔聚寶閣的攔截〕〔黃羊二

日日精品视频在观线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