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穿越之帝國嬌花  事情完全忘記了時間首頁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另一邊,允兒回到酒店房間后立即撥通李風的電話,剛才在車上不好意思多聊,但是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,想怎么聊都行,而且幾個月不見,彼此間怎么可能不思念。

隨后曼城進攻再次受阻,米納爾的突破被斷,斯托克城再次完成一次反擊,彭南特邊路傳中,克勞奇頭球攻門被喬哈特的托出。

克洛澤可能要到冬歇期前夕才恢復,至于羅本,根據隊醫那里得到得到的消息,最早也要冬歇期回來才能回到球場,巴德施圖貝爾的情況跟羅本差不多。

看著國際米蘭慶祝進球,李風心中不好受。拜仁慕尼黑的球員也不好受,明明是我們占優。但是卻是對方先進球,拜仁慕尼黑球迷心中也不好,眼睜睜看著對手球迷慶祝進球。

“oppa???”臨近晚飯時間,故而李風的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。

周中拜仁慕尼黑將迎來冠軍杯小組賽第四輪的較量,只要拿下這場比賽,那么拜仁慕尼黑就提前小組出線,可以將盡力更好的轉移到聯賽中。

補時階段,曼城完成了上半場最后一波進攻,還是一腳遠射,不過這一次的射門是來自通常幾場比賽都沒有一腳射門的德容。

然而曼城的第一腳攻門依舊遙遙無期,皮球重新回到阿森納的腳下,不得不說,本賽季法布雷加斯的離去對阿森納的影響還是相當的大。

然而,與上半場不同,這一次,比達爾沒有在回到球場,尤文圖斯隊醫在檢查之后,果斷要求卡雷拉換人。

面對如此大禮,蘇亞雷斯安然笑納,轉身抽射,皮球直奔左下角,然而就在皮球飛入球門的一刻,一只大手出現在所有人視野里,最終皮球被那只大手以阻擋,最終彈了回禁區,萊斯科特的快速沖向皮球,最終解圍而出。

李風中路直接強突,孫興民橫移與李風展開配合,在李風進入射門范圍的時候,頓涅茨克礦工的注意力自然全在李風身上,這也給孫興民制造了機會,只不過這名韓國小將第一腳打門并沒有曼城帶來好的開局。

“哼~~~還算有良心,走吧,姐姐請你吃飯”韓國是前后輩很重的國家,一般有前輩在場,吃飯都是前輩負責埋單。

甚至,在夏天賽季結束拿到獎勵之后,李風還特意把任意球的屬性點滿,進一步的加強任意球功底。

主場作戰的曼聯獲得開球權,魯尼將球踢給納尼,后者一腳回傳弗萊徹,弗萊徹拿球后與吉布森在中路展開配合,身后卡里克隨即準備接應。

“嗯,等下她來借我,”李風點頭道。

“如果這樣算的吧,你更應該是我們妹夫,我們可是還沒有出道就認識了,小賢跟允兒更是從小就認識,小賢對不對”侑莉出言道。

前鋒:戈麥斯,奧利奇,

韓國小將接到回傳后起腳勁射,米尼奧萊雖然飛身而起,可是卻沒有碰到皮球,然而皮球也沒能飛入球門,最終撞在橫梁上。

在輸掉這場比賽后,切爾西算是正式托出了下賽季歐冠席位的爭奪,積62分的他們已經完全沒有機會了。

隨后拜仁慕尼黑的角球被波普林直接沒收,拜仁慕尼黑第一波攻勢就此終結,弗賴堡反擊,不過在阿卜德薩德基接到舒斯特爾的傳球后被李風搶斷,不過阿卜德薩德基心有不甘,立即展開反搶。

雖然沒有進球很可惜,但是亞亞圖雷還是向李風伸出了大拇指,示意李風這個傳球很漂亮,很舒服。

薩維奇缺點再次暴露無遺,被迪福一個靈巧的折返跑甩開,如果不是喬哈特足夠機敏,果斷出擊的話,估計熱刺已經扳平比分了。

甚至在科斯塔之后,馬競依舊延續這出產前鋒的傳統,不過那是后話,跟現在沒有任何的關系。

太興奮的結果就是過度的專注,再加上泰妍本來就是一個很會照顧自己的人,為此,sunny都打了好幾次小報告,泰妍因為車子的事情完全忘記了時間,最后,還是李風邀請sunny在她上傳睡覺的同時也把泰妍強制推上床、

第十五分鐘,夸利亞雷拉迎來本場比賽的第一腳打門,還是皮爾洛策動,皮爾洛前插分邊,馬爾基西奧斜傳武齊尼奇,后者大禁區線上回傳,夸利亞里拉扛著博阿滕轟出一腳遠射,被喬哈特飛身托出。

身正不怕影子斜,自認為現在沒什么把柄可抓李風也沒有在意過哪些狗仔,甚至李風無聊的時候還會送點東西給外面蹲點的人。

得知這個消息的李風也期待不已,期望曼聯和AC接受邀請,他渴望跟AC米蘭和曼聯交手,他渴望跟皮爾洛在球場上相遇,他更渴望在弗格森面前證明自己,在李風轉會事宜上,弗格森和曼聯輕視李風一直耿耿于懷。

而里貝里卻根本不理李風的威脅,趁著李風不注意,里貝里直接在李風另一邊臉上留在自己的口水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熱門小說推薦:當個好官真好〕〔有狗仔隊的潛力〕〔翡葉蝶〕〔饕餮號返航大豐收〕〔以直報怨滅原罪〕〔今昔月光〕〔肉身提升〕〔真正的魔槍士〕〔左侍使的偷襲戰〕〔現在就很好〕〔阿房宮開啟〕〔占有海島〕〔血之淚傳說〕〔李柔兒的身世〕〔古印巴〕〔融魂之術〕〔造化之地三更〕〔地階傀儡〕〔血色金猿〕〔罪行累累〕〔愛無聲〕〔我想要的答案〕〔小惡魔四〕〔沒大沒小的員工們〕〔殺人也要有詩意加更〕〔深情一吻情定島上〕〔阿呆的春天〕〔用心在找〕〔立法壇〕〔二再回青島

日日精品视频在观线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